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访客2个月前热点信息53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,款,原厂正品,全国低,价。亚马逊聚合信息网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!需要了解更多或详细可以微我下面加微【V】图片微信添加【详细了解,多多看功能效果】

202012091607487116675784.jpg 
    元初瑶从元初柔想到的女仵作上,又延伸出许多职位,“有女仵作,也就应该要有女护卫,否则男子搜查女子时百般不便,误人误己,如此能够很好的避免漏查,以保全女子名声,好比宫中的查验姑姑那般。”

    凡是想到女子能做的事情,似乎都有异曲同工的妙处,一切不是为了方便。

    男子无法做的事情,就能够衍生出女子行事的方便之处。

    毫无攻击性的方便二字,如此一来,家中有妻女的官员,或许都会赞成。

    若是单单提及女子为官,或许会引起许多人反对,但是换一种委婉的说法和做法呢?

    一旦心中产生还不错的心思,就已经能够说服大半的人。

    但……这个话题应该如何提及才不会引起别人的反感,又该由谁提出?

    向皇后娘娘谏言,她会愿意冒险一试吗?

    元初瑶自己否定了,圣上上了年纪,皇后也是如此一般,要是皇后年轻时,或许还有这等义气。

    在一个位置越久,就有越多的顾忌。

    元初瑶想法作罢,她同样没有立场向皇后娘娘提起这等为难人的大工程。

    虽然切入点可以让人好接受一些,但是不可否认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赞同,总会有些目光深远之人,能够看清女子为官,会是一个与男人分庭抗争的渗透。

    那些人宁愿不会要所谓的方便,也要杜绝女子为官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女子要是能够为官,尽管官职微弱,但总体也会提高女子的地位。”元初柔看过元初瑶的书,多多少少有过思考,一时之间竟是看透事物本质,察觉出这个话题的深意。

    一旦男子能做的事情,女子也能做,独立似乎都会逐渐变得容易。

    元初瑶抬手拦住她还未出口的一些话,耐心的解释:“这些话你我三人说一说就好,不可与外人随意谈论,否则会引来有心人的排斥。”

    尽管太宗皇帝规定,民众也能议论朝事,但一切看似宽厚的规定之下,也是有底线的。

    元初盈听着忽然心有余悸:“对,无论日后是否有同样的言论出现,但不该是从我等口中散播出来,否则会给父亲埋下祸患。”

    元初瑶赞同的点一点头:“或许提出来的人能够获得许多人的赞同,但是赞同是一回事,支持就是另外一回事,没有人愿意拿自己一辈子去搏,除非走投无路。”

    好端端的,哪里来那么多走投无路的人呢?

    但凡有舒坦的车架坐着,谁愿意辛苦的步行?

    更别提有些事情,像是满目疮痍、步步危机的战场,寸步难行,一个不注意就会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尽管元初柔觉得人要有奉献精神,但她同样是矛盾的,能好好活着,干嘛非要那么勇猛的拿微弱的性命来填窟窿。

    再说了,有利于许多人的事情,凭啥就要她一个人去填,有没有用不说,活着永远比死了更加有用,牺牲无法避免,但是能避免就避免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是有机会,咱们可以添上一把火。”元初柔兴奋的比划一下,“云先生说的,革命尚未成功,大家任需努力。”

    元初瑶显然抓住她的那个点,“对,是大家,而不是我们三个,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一把筷子的力量才是难以摧毁的。”

    许是有了精神层面的交流,又懵懵懂懂间,心底埋藏一个独属于她们的‘妄想’,她们之间的关系拉近许多。

    压抑的兴奋中,三个小姐妹相视一笑,她们眼里,有着她们互相才能看懂的野望。

    许多改革的开始,源自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谈论,世界的变化,由人心改变。

    两个小白兔一般的少女,在一只半大的狼崽子带领下,开始学习狩猎。

    没了生疏的姐妹三,倒像是亲姐妹一般,元初瑶真心实意的带着她们开始在店铺之间查看,比起一开始打算让周掌柜来教,她还添加许多自己的理解和祖母的教导。

    元初盈和元初柔也放开身心,不懂就问,对元初瑶满是依赖,看得周掌柜暗自称奇。

    周掌柜教,元初瑶用学习者的身份解释一些难懂的部分,不同的切入点,周掌柜不好说的话,元初瑶也能细细剖析。

    如此下来,元初盈和元初柔收获甚多,如同一干棉布,尽自己的能力,吸水一般的吸收知识面。

    生意场上该有的人情往来,三言两语间的弯弯绕绕,各种黑暗的阴险套路,一切似乎都变得明朗起来,甚至因为讲解的人解说的细致,没了面对坏事的厌恶,反而还觉得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为恶,为利,也是‘合理’的。

    当涉及到不能触碰的软肋,好人为了守护也会变成‘恶人’,行算计人的‘坏事’。

    立场不同,己方的好人也是敌方眼中的恶人。

    生意场上的各种事物,令元初盈和元初柔明白,绝对好人世间难得,伟人也有瑕疵,但是瑕不掩瑜,为了守护,为恶尚能坚守底线,不丢人。

    借着守护行无底线的恶事,才是可耻。

    少女们不算多白净的纸页上,不再是非黑即白,逐渐色彩斑斓。

   &n
    元初盈瞥她一眼,听见也装作听不见,继续和元初柔凑在一起讨论话题:“距离凌玲的生日快要到了,我们应该送些什么才好。”

    元初柔还未回答。

    元初雪倒是听了一耳朵,凌玲可不就是小姐妹圈子里,那个和她不大对付的郎中令之女吗?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以前两人虽然不大和谐,但是碍着其余小姐妹的面子上,凌玲一般不会表现太过,可后来凌玲就变得很是古怪,总是挑她话中的错处,有事没事就要刺她一两句。

    如今竟是连生日请帖都没有她的份。

    最是让她不可思议的是,元初盈和元初柔竟然能够得到凌玲那挑剔丫头的生日请帖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她心中的记恨达到顶峰。

    原本落在别处的目光,在不理会她挑衅的二人远离之时,紧紧的盯着二人的背影,寒凝的目光如跗骨之疽紧贴着两人。

    元初柔走到蒹葭院之后,才忽而放松下来,“她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,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在外头与人起争端了?”元初盈想起上一次碰见从外头回来的元初雪,她当时脸色似乎不大好,显然是遇到不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方才的注视,她们都能感受到,尽管两人见的世面逐渐扩宽,但是面对过度强烈的恶意,还是鲜少有体验。

    高氏以往的恶意藏得深,不会露骨的表现出来,元初雪亦是如此,上一次打架前说的那些难听话,以前绝不会从元初雪口中道出。

    原先的元初雪是怎样的一个人?

    对外,常年穿着精心但不繁复的素净衣裳,笑的干净明亮,偶尔像是一只白天鹅一样,有点小骄傲,但是恰到好处,不会惹人厌烦。

    对男子,她总是那般清纯、天真、不做作,模样惹人怜爱,有许多追求者,但始终不为所动,不与任何男子过于接近。

    对内,她看不起元初瑶,理所当然的拿走许多属于元初瑶的东西,也看不起她们,每次高氏为难她们的时候,她眼里就像是没有她们二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如同困在笼子中的白天鹅,没了水的滋养,变得萎靡,逐渐失去以往的光华。

    旁人待她不再像是以前那样的追捧,讽刺、鄙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天鹅开始在沉寂中疯狂,她无法接受现状。

    敏感的她犹如普通的大头鹅一样,学会追着别人咬,逐渐失了体面,变得粗俗又邪性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提她,届时和瑶姐姐说一下就好。”元初柔记得元初瑶说过,元初雪有她来处理,她们最好不好随便与之交锋。

    元初盈心有余悸,一旦害怕起来,她就忍不住用说话来缓解情绪:“或许她已经到了熬不住的时候,瑶姐姐说过,一个人从高楼摔下来,无非就是几个结局。

    干脆一点的摔死,好一点的就是爬起来拍拍衣袖重新攀高,惨一点的就是摔个半残,摔成半残又有三个分化,好一点的身残志坚,差一点则是变得越来越颓丧,可怕一些的就是沉默中疯狂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方才那道凉飕飕的视线,带着毛骨悚然的嫉恨,如一道疾风,席卷而来,不给她们任何缓冲,直直的针对着她们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她们来的不巧,元初瑶不在院中。

    “瑶姐姐何时才会回来?”她们二人其实也没有什么事,不过方才元初雪的变化,还是让元初柔难以释怀,想等元初瑶回来与她说明。

    元初盈也是这个想法,她始终记得元初瑶的教导,重要的事情绝对不能拖延。

    家中有一条随时会咬死人的毒蛇,这等重要的事情,绝对不能拖延,必须早早说明才行。

    知心见她们不打算离去,主动请她们二人进屋:“小姐差不多就回来了,她去安排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就是元初瑶心心念念的给如霜挖坑,因为手头的人都不合适出动。

    前些时候商议法子的时候,知心旁听了,大概的考虑有很多方面。

    如霜是眼线,随时可能化作暗杀的刺客,行杀人之事,这种人打心底对他人是防备的,派去的人无论是男女,都会引起如霜的戒备。

    恰好元初瑶手中的人手,一刀捅过廉郡王一刀,元修尔抢走廉郡王要杀的林萧,小四给廉郡王府送了一堆五毒俱全的祸害。

    其余人手不宜暴露,再就是知心知遇代表她的身份,一看就有问题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竟是发现,如玉可以算作最佳人选之一,另外的选项就是如年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生面孔,所以忙着给元初盈和元初柔提高整体水平的同时,如玉和如年也在接受高强度的训练,接收以往不曾接触过的事物。

    元初瑶带着一身疲惫回来,伫立在院子里看上一小会的鱼。

    质朴的鱼缸之中,养着不算多精贵的一条红鲤鱼,许是天气沉闷,这会儿鱼儿张着嘴凑在水面吐泡泡,她伸手在水面轻轻一点。

    鱼儿便以为有吃食落下,摇头摆尾的凑上去,嘴巴一张一合。

    逗完不知道饱,到处找吃的傻鱼,元初瑶心情立马就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拂手离开水缸旁边,踱步往堂屋走去,还未走近就听到熟悉的声音。

  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    两人不是那等无事生非的小姑娘,不过是看上一眼的事情,除非在意,否则不至于在蒹葭院等着,只为汇报这件事。

    元初盈眼看元初瑶沉凝不语,以为元初瑶是觉得她们大惊小怪,又不好直接说明。

    “她是真的很奇怪,就像是脑子有问题的人一样,以往她要是愤愤然还能看得出来是生气,这一次我俩不理会她之后,她就沉沉的看着我二人。”

    在之后的她没有回头看,但是如影随形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,如同观看怪力乱神的书籍,正好看到恐怖的小节,有人突如其来凑在她耳边说话一样,蓦地蹿上一阵凉意,沿着脊背颤上头皮。

    元初瑶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不信,而是在想,到底是什么导致她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不知缘由,很容易办错事。

    她心神不宁的揣度道:“我就怕她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好的作为,伤人伤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况。”元初瑶回忆方才两人说的话,元初雪要是因为两人不理她就起了坏心思,未免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很大可能是在外头受了气,回家又受到忽略,真要是如此,即便是痛恨也不会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这等闲气来得快,去的也快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她对元初雪的想法,向来是如温水煮青蛙,慢慢的蚕食对方的助力。

    没有助力,元初雪想做什么,也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气急了,兔子也会咬人,到那时候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报复的恨意,与平常的生气完全是两种类型。

    她知道高氏和元初雪是恨她的,元初盈和元初柔,大概元初盈吸取的仇恨会更加多,元初柔不应该受到太多的痛恨。

    问题是,两人对元初雪目光描述的感受差不多,由此可见,是两人同时吸引一样的仇恨。

    元初盈和元初柔没有隐瞒,从出门到来到蒹葭院的过程,描述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听到两人商议凌玲生日送礼物的那段,元初瑶豁然明了,笑颜中添上无奈:“大概是凌玲没有邀请她,如今她身份的转变,她知道无法与凌玲作对,这才转而嫉恨上你们二人,”

    听到是这么个说法,元初盈叹笑着:“呵,好没道理,凌小姐本就和她关系不融洽,尽管她身份未变,想来也不会邀请她。”

    她会认识凌玲也是机缘巧合,尽管两家父亲属上下级,但人家是嫡女,混迹的圈子与她不同。

    元初柔同样难以想象,有人会因为这点事就记恨上别人,“家中的事情我们又没有大肆宣扬,凌小姐显然根本不知道咱们府中的情况,也就是说,对方根本没有想过邀请她。”

    元初雪的记恨显得好没道理。

    元初瑶靠在椅背上,神情从凝思的状态松缓下来,不大在意的推测道:“大概是恰好踩到她敏感的心思,以为你们是刻意炫耀。”

    元初雪可不觉得元初盈等人没有将家里的事情说与别人,在外小心翼翼不敢透露分毫,生怕受到排挤,回到家中还听到对她有敌意的两位妹妹受到凌玲的邀请。

    恰好凌玲和她也合不来,元初雪定然会猜测是不是三个人凑在一起说了什么,才会突然亲近。

    毕竟以前凌玲可从未理会过元初盈和元初柔。

    最终觉得元初盈和元初柔提及给凌玲送生辰礼,是在嘲讽她如今的庶女身份。

    从而记恨两人。

    寻思明白后,元初瑶细细给二人讲个清楚,“你们暂时避其锋芒,免得她狗急跳墙,她那人本就没有多少道德可言。”

    前世元初雪可是能够动辄就要覆灭家族的女子,甚至事后还等云淡风轻的耀武扬威,全然没有悔改之意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元初雪疯起来,害人不择手段,元初盈和元初柔还真不好去触霉头。

    “她该不会想害人吧?”元初柔听出元初瑶透露的些许意思,看着元初瑶想要寻求详细解释。

    元初瑶眼皮微微合拢,惬意的笑眯了眼:“何止如此,你可以尽可能的把她想得更坏,防备着远比疏忽大意要来得安全。”

    元初盈和元初柔一时间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她平时看着不像个胆大的人。”元初盈知道害一个人有很多种法子,但她没想到元初瑶会给元初雪的手段那么高的评价,话里话外透露出元初雪是个一个很危险的女子

    她完全想象不到,那个和她打起来,看着有点傻白甜的元初雪,除了明里暗里的使绊子之外,还会有手段狠辣的一面。

    使绊子也是害人,但元初瑶透露出来的意思,显然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“那就远离她好了,有陌生人接近也不要理会。”元初柔近来听话的次数多了,反而习惯元初瑶的各种提示,很良好的接受元初雪是个手段非凡的恶女这个定义。

    元初瑶诧异看她一眼,并未继续这个话题,转而问道:“你们除此之外,原先是打算来找我作甚?”

    有些话说一句就够了,要是不知道听,她说再多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元初柔恍然一下,“哦,我是来给你送凌小姐递来的请柬。”

    凌玲生辰要到了,上一次街上她们二人帮了

相关文章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...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...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...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

变牌鬼手大概要多少钱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