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访客2个月前热点信息64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,款,原厂正品,全国低,价。亚马逊聚合信息网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!需要了解更多或详细可以微我下面加微【V】图片微信添加【详细了解,多多看功能效果】

202012091607487116675784.jpg 
    吃完东西,回到家休息一下,公良就脱下一身铁片,开始拿铁棍敲打全身。Δ

    他那最早请野罕打造的小指粗细铁棍已经换掉,现在的铁棍差不多有鸽蛋粗细。

    一次一次的敲打在身体,如同铁锤击打在铁块上,慢慢将铁锤打成钢。

    两年时间的锤打和负重,将他体内躁动不安、虚浮的力气夯实,让他的肌肉变得结实细密,连身体的抵抗力也无限增加。使得他到这边后,从来没有生过病。就算是不经意间被草叶、树枝,割伤、刺伤,也是转眼就好,都不用敷药。

    敲打完身体,他又在屋内来回打了几趟形意五行拳才停了下来,伸了下腰,感觉身体里传来一阵饥渴的呻吟。

    他就往厨房走去,端出一碗用兽骨熬成加入一点点野山椒粉的浓汤,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偶然一次他现,敲打完身体变得十分疲累的时候喝一口凶兽汤,隔天起来后力量竟然有所增长。这个无意中的现给了他很大的鼓励,所以,现在他每天晚上都会用力敲打身体,直到身体疲累为止。

    喝完汤,他就在床上盘跌而坐,握固静神,闭目瞑心,片刻,就进入空空亦空的无我之境。

    瞬间,一粒米细的真气从丹田之中跃出,开始在他体内流转。

    在这两年时间里,焱部又祭祀了几次祖神,每次祭祀后获得的火花清流在体内累积,才有了现在粒米粗的真气,算起来很不容易。随着真气数量的增加,他开始能够清楚感受到丹田内的真气,不再像以前一样,只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。可惜还是御使不动。不过他倒是心态好,想着若是能够再大一点,就能试着冲击任督二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来到外面走廊打了几趟五行拳,公良只感觉神清气爽,昨天的疲惫一扫而空,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吃完饭,他继续到猎场练刀。

    练刀还是老样,一劈一砍。随着次数的增加,公良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刀其实是拳头的延伸,所以拳法完全可以转化为刀法。再仔细一想,形意五行拳里劈崩钻炮横中的劈其实可以理解为刀法中的劈砍;崩拳取直,一路往前无悔,其实就是刀法中的刺;钻拳刁钻,从颌下往上,其实是刀法中的上挑,或者说是上刺也行;炮拳走斜步,一拳挡敌,一拳杀敌,应该是刀法刺与横、挡的结合;而横拳飞甩,分明是刀法中的扫。

    想想,公良感觉自己真是天才。

    可惜当年就是爹妈没用心培养,要不然自己应该会是个教徒弟混饭吃的武术大师,而不是为了糊口整天码字的宅男。

    感叹一下,公良就收拾心情,继续练习刀法。因为有所明悟,所以练起刀法不再没头没脑的在那边瞎砍,开始将自己已经练得滚瓜烂熟的形意五行拳融入其中,慢慢的,他的刀法倒有了那么一丝味道。

    练武的日子过得很快,瞬间就是半天过去。

    晚上练完刀的时候他也没急着回去,而是叫了小石兄弟一起,来到部落用水的泉边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野山椒的用处,所以他特地在泉水边上开了块地种植野山椒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回事,在泉边种出来的野山椒不仅野性没有退化,反而更加变态辣,简直是见鬼了。最近野山椒成熟,他忙着练刀也没来,所以今天特点带小石兄弟过来帮忙采摘。

    来到地方,看到野山椒树上一颗颗熟得火红冲天的野山椒,公良连忙跑上去摘,小石兄弟也赶紧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他在这边种的野山椒有三四十棵,每棵都在一米五左右高度,棵棵都有成熟的野山椒果。摘了野山椒后,公良在旁边找了些嫩树枝编了几个小筐来装,最后满满的装了四个小筐。

    三人拿着东西回去,到家的时候,公良又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巨哞。也不知是不是到了巨鼋的情时节,最近他老是听到溪中的巨鼋在叫。

    由此,他心想着,是不是要再钓一下巨鼋了,也好试试新野山椒的味道。

    想做就做,翌日练完刀法,他就拿了一些兽肉剁烂,加入鱼粉做成一个美味肉团,然后在最里面添加了一大堆用石臼捣成红泥的野山椒,最后还用大铁钩勾着绑在溪边的树林里,就放心的回去睡大觉了。

    夜,黑渐渐布满天空。

    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,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。

    星空格外澄净,悠远的星闪耀着,像一粒粒珍珠,似一把把碎金,撒落在碧玉盘上。此刻,是那么的宁静,安详,树叶在沙沙作响,风儿在轻轻歌唱,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。

    一切,一切,显得那么的静,那么的静。

    蓦然,一阵咆哮巨哞震破寂静夜空,公良猛然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巨哞,听声音就在外面,公良连忙跑出屋外,却见外面已经人头耸动,点燃的篝火与火把映红了整个部落。

    部落的人以为是猛兽来袭,连衣服都没穿就带着兵器过来,那样子太过勇猛,看得公良差点长针眼。

    也不知生什么事?公良看着聚集的人群想道。再一声巨哞传来,不过声音显得有点疲惫,比刚才那声小了许多。公良忽然想起自己放在外面的钓饵,心道不会是有巨鼋中招了吧!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大着狗胆,往寨门跑去。

    部
    躺在床上,公良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,就怕自己钓巨鼋的事被现。

    一直挨到天蒙蒙亮,他才赶紧起床跑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寨门,却现并没有人在。一般大家都很早起来,他不由奇怪的对把守寨门的陶问道:“陶叔,今天怎么没人啊!”

    陶两眼一瞪道:“昨天大家都被你折腾得那么晚,哪有这么早起来。阿良,以后可不要在晚上钓巨鼋了。你知不知道,昨晚大家以为凶兽攻寨,吓得赶紧起来,差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昨晚的事,就算叫他钓巨鼋他也不敢再钓。

    回了一声知道了,他就往外走去,来到巨鼋趴着的地方。摸了摸,尸体竟然还有余温,看来还很新鲜。他就回家拿了一把斧头,又把大石一家叫起来,然后请陶叔一起帮忙,劈开巨鼋。等掀开巨鼋背甲一看,却现里面全是巴掌大的巨鼋卵,怪不得昨晚叫的那么凄惨,原来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鳖蛋的味道不错,想来巨鼋也一样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,公良就回家拿了铁桶和筐过来装巨鼋蛋,内脏则全部扔了。

    这次巨鼋有点大,自己吃不知要吃到什么时候。于是,他就把巨鼋肉给大石、野罕、老乌、图垒、陶等和他关系好的人都分了一些,剩下的多半用盐腌了,只留下一点新鲜的吃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巨鼋蛋公良也没吃过,等给各家送了巨鼋肉后,就在厨房升火煮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石兄弟知道他煮蛋,早早坐在椅上等着。

    煮蛋的时候公良放了点盐下去,吃起来有点咸香,配着他用骨头汤和兽肉、蛋花、野菜煮的肉羹,味道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,玉罕竟然跑了过来,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她那只名叫小玉玉的小兽。或许已经不能叫小兽,因为它已经长大,有公良以前家中的土狗大小。

    一进来,玉罕就看到公良抱着一个大蛋在啃,一边还凑嘴喝着一碗粘稠的肉羹,闻了闻,味道还挺香的,让她不觉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她那小玉玉竖起鼻子闻了闻,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以她的骄傲根本不可能直接向公良要东西吃,而是委婉的问道:“你在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巨鼋蛋。”公良看到她过来也是一愣,因为她很少过来他这里,连忙起身说道:“来,这边坐,你也尝尝巨鼋蛋味道。”

    他又去厨房拿了几个煮好的巨鼋蛋出来,顺便给她舀了碗肉羹。玉罕吃了一下,感觉真是好吃。旁边的小玉玉馋得在那边低声吼叫,只是玉罕却不管它,只顾自己吃。一边的小石看了,丢了一大块巨鼋蛋给它。本来都不鸟小石一眼的小玉玉顿时对他好感倍增。小石一看,就去拿了个石碗给它舀了碗肉羹,还给它掰了一半巨鼋蛋吃。

    这下,小玉玉对他的好感瞬间满分,还讨好的蹭着他一下。

    公良看得都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吃完东西,玉罕拍拍屁股走人,末了才说了一声:“巫叫你去他那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公良还以为她来这边干什么,原来是传话,只不过是顺便蹭一顿饭而已。他也没急着去,而是继续去猎场学习制作陷阱和练刀、射箭,到晚上休息的时候,才往巫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巫的石屋中没有凿窗,所以一天到晚都是黑的,只有桌角一豆灯火照亮光明。

    公良来到屋里,巫坐在白色柔弱兽皮上教玉罕东西,看到他来,就停下说道:“你来了,最近那些狩猎技巧和凶兽图形学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凶兽图形已经全部记住,狩猎技巧也差不多学会了。”公良恭敬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心思全部放在上面,不要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,部落不会少你们一口肉吃,你不用为了那点肉食,折腾得部落所有人彻夜难眠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巫摆了摆手,让他出去。公良被说得有点脸红,逃也似的走了。走了一会儿,忽然感觉后面有人跟着,回头一看,就见玉罕背着手在他后面左右看着,而在她后面小玉玉也同她一个模样,假装没看到他。

    不知道玉罕是同路还是怎么,公良也没管她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可直到家里,她还跟着,还随着自己回了家。

    到了家中,玉罕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说道:“阿良,你早上那巨鼋蛋味道不错,还有没有。小玉玉它还想吃,最好还有肉羹。”

    小玉玉听到主人说它,顿时圆睁着眼睛看她,估计是在心里腹诽道:“什么我想吃,难道你就不想吃了。”可惜它不会说话,公良也无法理解它的眼神。

    原来是嘴馋了,公良还以为什么,不由笑笑,转身往厨房走去。对于煮蛋这种没什么技术,而且味道还勉勉强强的东西,偶尔吃一下还可以,让他顿顿吃可就要了老命。

    见玉罕过来,晚上他特意露了一手。

    什么咸菜炒蛋、白煮贴骨肉、山菇焖兽肉、野菜炒兽片等等,把他能利用的石材都用了,做了满满一桌东西。

    这么多,他和玉罕自然吃不完,不还有小玉玉和小石兄弟吗?

    小石兄弟这两个家伙很离谱,家里吃完东西后竟然还能跑来他这边混一顿,有时公良都担心两个家伙的肚皮会给炸了,可惜这种现象至今都没有生。

    晚上的美食一下勾住了玉罕的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    清晨的山林,有些淡淡的雾还未散去,远远望去,若有若无,若无若有,像是仙女舞动的曼妙轻纱。

    柔柔的阳光透过雾霭洒在山林,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。

    山坡上芳草如茵,一丛丛、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沐浴着阳光,绽开了笑脸。花瓣上的露珠在晨光的映照下,闪动着五彩的光。鸟儿们在枝头欢快的鸣叫,好像在歌唱,又好象在开辩论会,于是静谧的山林便有了勃勃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蓦然,一声巨大的声音传来,惊起鸟儿无数。

    瞬间,静谧的林中吵成一片。

    公良浑然未觉自己打扰了这片树林的清静,只是拿着长刀一刀一刀的劈砍着树木,等劈成段后,又劈成一块一块。等会儿练完刀后可以顺便把这些劈好的柴火带回去烧,可谓练刀砍柴两不误。

    先前劈空练刀的时候他总是感觉怪怪的,如今劈树才知道,劈空和劈实感觉很不一样,不仅是对力道的把握,对身体的掌控和对气力的运用也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阵明悟了然心头,让他刀法又起了几丝变化。

    劈、砍、斩、扫、撩,一试试,一次次不断挥出,渐渐的,刀法中多了几分精妙。

    公良以前是写书的,因为需要用到武术方面的知识,所以也看过一些关于刀法的书籍。

    对于刀法的记载,记得有个最基础的“刀中八法”,指的是扫、劈、拨、削、掠、奈、斩、突等八个最简单的刀法。他自己所想的五行刀法差不多都包含在其中,基础刀法其实是所有刀法的总纲,是对所有刀法的诠释应用。练好了基础,等再找到高深的刀法练起来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世间的东西,无非就是从简单到复杂,然后再从复杂归于简单。

    也就是见山是山,见山不是山,见山又是山等三个境界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对公良还太过遥远,他还是个雏,连最基础的刀法都还未能够全部掌握。

    公良一刀一刀的劈着,他使的是双手刀,刀式沉猛,果敢决然。双手刀对步子的移动和身体的配合要求很重要。比如进步劈砍,你进步的同时身子前冲,刀也要跟上去,三者要动作合一,不能有丝毫停顿。这就是刀中三法,身与意合、意与气合、气与力合,谓之三合,这些都得在劈砍中慢慢领悟。

    “吼...”

    正练着刀,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吼。公良听了下,现是在远处,也就不管它,继续劈着木头。

    又练了一会儿,倏然间,从林中传来一阵窸窣声,接着就见前面树林窜出几头牙豺。

    牙豺形似野狗有条纹,嘴角有两颗尖利的獠牙,一般成群活动猎食,是一种比较凶猛的野兽。

    看到牙豺跑出来,公良顿时停止练刀,小心戒备,但不知怎么回事,这些牙豺不仅没找他麻烦,反而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奇怪,这些牙豺怎么了?公良心中嘀咕。瞬间,感觉不对,能让这些牙豺夹着尾巴逃的肯定是比它们凶猛的野兽。此地不宜久留,得撤。刚刚想跑,他就现自己好像被什么盯住了,连忙将刀横在身前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风吹动,一股腥臊的气味扑鼻而来,接着,他就看到前面林中灌木杂草被拨开,一头斑豹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斑豹竖着无情的眼睛看着他,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,看来刚刚吃过东西,只是还没吃饱。

    公良看过一本关于兽类的书,说的是野兽瞳孔。它们若是感觉你无害,那瞳孔就会变圆,性子变得慵懒;要是竖起来形成狭窄的隙缝,那就要小心,因为这是一只猎食者,而你,可能就是它猎食的对象。

    所以,公良他不敢动,怕一动对面斑豹就扑过来。

    他慢慢将刀放下,双手持刀,做出一个劈砍的动作,准备随时应付不好的情况生。

    对峙一会儿,斑豹似乎有了去意,屁股往后挪去。

    公良看了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谁知就在这时,斑豹猛然前扑。公良身子忍不住颤栗起来,不是对死亡的恐惧,而是对即将来临战斗的兴奋。愈是危险,他心中愈是清明,瞪着眼睛,直直看着斑豹扑过来。

    五米、四米、三米、两米......

    就在斑豹爪子快要及身之时,他的刀动了,往上一挥,舞出一片清冷刀轮,如妖艳的月光,照亮极夜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一击而中,公良迅往旁滚去,躲过斑豹的扑咬。

    斑豹落在地上,一排鲜血从它喉下倾泻而出,瞬间染红前膺。刚刚公良那一刀划破了它的喉咙。

    斑豹受伤,却威猛不改,只见低吼一声,就欲再次扑向公良。可惜只走几步,就趴在地上,再也不动。

    公良上前用刀戳了戳,现斑豹死了后才松了口气。幸好自己最近练刀有所小成,要不然这次恐怕就糟糕了。擦了擦额头吓出的冷汗,脚下忽然有点软,连忙坐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片刻后,恢复了点体力,他就带着斑豹的尸体回去。

    这里不能久留,姑且不说先前离去的牙豺会不会回来,就是斑豹留下的血气味也有可能引来林中野兽。

    走到寨门口,陶看到他身上的血迹和肩上的斑豹,不由?

相关文章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低,...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低,...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低,...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

重庆推筒子纯手法-详细说明添伽V信【8830  4449】亚马逊聚合信息网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首先声明:我们新产,品上市,全网热销,质量第一最,新,款,原厂正品,全国低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