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岁月,一路清香飘逸

admin2周前信息467

  一日日,一年年,看着黄昏日落,暮然回首,专心思索流逝的生涯,试着从隐约中的影象中踏出一条回忆的路。堆满玩具的幼儿园,坐着一个“着落的我”。教师拿着玩具,幼儿园中的小伙伴都想要,而我也想要。我学着狗的样子,趴在教师眼前,学着狗叫,学着狗跑,苦苦请求着教师。――那年我三岁“不知道尊严是什么”。

  三年级(1)班里,有一个“贪吃”的我。下课后,同砚们纷纷拿出零食,那嚼碎食物的“哧......哧......”声,一次次触动着我的心房,我终于看不下去了,于是我在同砚眼前,苦苦乞讨,决不放弃,将手摊于桌面,眼睛盯着食物,嘴巴摩拳擦掌,犹如千年未吃肉的狮子,依附在同砚身上,没要到食物决不走。――那年我九岁,“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尊严”。

  六年级(1)班里,坐着一个“赖皮”的我。当发现自己没有涌现在班干部榜名后,我找寻于教师,问其何理由拒绝我,教师回覆了我,我又牵着教师的手,摇了摇,眼睛里充满了苦求,教师也摇了摇头,于是我爽性就赖在了教师身旁,若是差别意,绝对不脱离,不上课,把教师烦死。――那年我十两岁,“不知道自已有尊严”。

  月朔(4)班里,坐着一个努力向上的我。教师纷发体育器材时,我总会耐心的等候,而不是如以前。当同砚教师分发食物时,我总会岑寂地等候分到我的那一份。当教师宣布班干部时,我总会岑寂下来,不会为此忧闷,不会为此焦虑,不会厚着脸皮找教师。上课时,我踊跃讲话,下课,我认真温习。班干部也让我当了,我明确以前我为什么当不了班干部了。――那年我十三岁,“知道自己须要尊严”。

  一条人生的长路,脚印抹不掉,踏不平。早晨的太阳被雾气所罩而模糊,我情愿专心灵的太阳将“雾气”驱散,让真正的太阳重现于世。这一起清香萧洒....

月朔:张一兴

标签: 教师那年

相关文章

寻找幸福(四年级)

  幸福到底是什么呢?我真的不知道。我没有感受过幸福的味道。在校园内里,我除了学习照旧学习,作业更是做也做不完,累得连一点课余时间都没有。等到回家之后,原来以为可以轻松一下,可是教师早就给我们放置了一...

我心中的梦

  “同砚们,这题会了吗?这个懂了吗?……”我正津津有味地讲着,突然一阵闹铃把我惊醒。天哪,这种梦我不知做了频频了,每次都是这惨苦的闹铃给打碎了。 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教师,这个梦在我心中扎下了深根。 ...

今夕是何年

  阴雨绵绵,似泪似雾,轻烟般笼罩在那高耸的坟头。长眠在阴冷地下的教师啊,现在正是凤柿成熟时,您最爱的学生就在您眼前,您是否记得我们有约,是否记得今夕是何年?绵绵阴雨,似我对你一腔深情。此情绵绵无绝期...

我们是一朵朵小花

我们是一朵朵小花, 我们, 须要雨露的滋润, 须要阳光的普照, 还须要绿叶的烘托。 我们, 获得教师的汗水, 获得教师的知识, 还获得教师的眷注。 听, 高山的欢笑,流水在歌颂; 太阳在欢笑,小草在...

我的班主任老师

  真没想到,我这连任了两年的班长被撤了职,什么缘故原由呢?很简朴:当班长嘛,总要去管别人的,管人家,人家就不欢腾,不欢腾了就“打小陈述”,“打小陈述”不就是报仇嘛!谁报仇我,我就得“教训教训”谁。就...

画嘴巴

  今天,教师带我们玩了一个游戏,叫“画嘴巴” 都把我们笑得前俯后仰了。  教师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娃娃头,这个娃娃长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头发可多了,另有一双大耳朵和一个冲天炮式的辫子,我一看,咦?嘴巴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