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谎言

admin1周前信息436

  在这样一个四合院里住着两户人,我和牛婶一家。而我家就住在靠近垃圾池的那一边,虽臭些,但还挺平静。父亲为了维持生涯,常年不在家,我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了。我想父亲的时间就会向天空许愿,期望能见上父亲一面。

  母亲大大咧咧的,但处置起事来,一点纰漏不得。父亲常年都不在家,家里的重担母亲也抗了不少。当我顽皮时,母亲就会向我诉苦,你父亲才潇洒,不用忍受“顽皮”的你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母亲脸上的皱纹,两鬓的鹤发,岁月的痕迹在母亲脸上显得越发“富厚”。近些时日,母亲憔悴了很多。我只是个“纯”农村家庭的孩子,帮不了什么大忙,但家务事我可处置的比母亲还美丽。牛婶每次向母亲提到我,母亲的嘴角的弧度总会上扬良久。

  母亲说:“他想在垃圾池旁的小山上开垦些荒地,种些竹子,“美化情况”,我以为母亲在谈笑。可第两天,母亲真的做了很晚才回来,她疲乏的脸上交错这一丝幸。我劝母亲不要去做,但终究照旧拗不外母亲。

  那天晚上,我等了母亲良久。我怕母亲出了事,我跑去找牛婶。牛婶家的狗拼命的向我摇尾巴,牛婶没有开门只模糊地向我吐了几个字“又上诊所去了”。牛婶之以是这样,是前些天母亲向她借了两百元没还,母亲说过,等父亲寄钱回来就立马还去。我直奔诊所,在诊所门口,我瞥见母亲和一个衣着华美的男子在拉扯,我以为母亲变心了,不要父亲了…我刚想冲进去,突然听到母亲说:“是在不能再拿你的钱了,你援助了我娘俩儿这么多年。”我惊呆了,藏在门口听了一番让我不想坚信但又必需接受的现实。我冲了出去,现在我哭着,想着,感动着,已分不清天上淅淅沥沥飘洒的是雨照旧雪,心中流淌的是血照旧泪。母亲不让我知道自己是个没有父亲的人而独自蒙受了这么大的压力,我还误会母亲。原来父亲早在我三岁时就去世了,是由于父亲救一个在坍毁房中的婴儿,而刚刚谁人男子就是婴儿的父亲。我突然间明确些什么,向诊所冲去…

  而我没有揭穿这个假话,只是将假话转化为母亲对我的爱,一点一滴浇在我心中。最后我才知道,原来母亲拓荒地,种竹子是为我以后做计划,她怕有一天若是去了父亲那里,那些竹子或许还能以备不时之需。

母亲用一双一般的手制造出了十双手都难以制造的奇观,她开拓了属于我的世外桃源。母亲的爱,即便到我两鬓花白的时间,岁月的灰尘也掩饰不住那有人的光泽。
  (泉源于:雷音文学社)

标签: 母亲父亲

相关文章

父亲的背影

  我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。天天清早,快快当当地爬下床,去上班;深夜,悄悄地进了家门,摸上床,睡觉。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晤面,没说过几句话,见得最多的,即是他急忙离去的背影。  有一次,我考试成就很不理...

除夕随想

  除夕的差别在于它是一年中最后一天,生肖更迭,人们也在这个夜晚又长上一岁。除夕夜要做的事情许多吧,好比包饺子、看电视、祭天地、祭先祖、年夜饭等等。  昨天和爱人探讨,午后的菜不宜做的过多,四菜一汤足...

少年闰土

惋惜正月已往了,闰土须回家里去。我急得大哭,他也躲到厨房里,哭着不愿出门。我拼命盖住厨房的门,对闰土的父亲说:“让闰土留下来吧,让他跟我一起念书,好欠好?”闰土的父亲无奈地摇摇头,叹了一口吻:“唉,我...

给父亲买了包好烟

很久没有这种感受了,这种柔情的温温和父亲久违的笑容。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,当我从妈妈嘴里得知这一“神秘”后,我满含内疚,我不禁为自己的自私和不孝感应酡颜,于是我决议送父亲一点他喜欢的工具,来表表我这个...

周末

  众人皆知“十年寒窗苦。”这一个“苦”字,浸透了莘莘学子几多汗水,作为其中一员,我也不得不终日在书山中跋涉,在学海里泛舟,极重的课业肩负将那本已不多的课余时间压缩得无以复加,在那“仰面只能望见四角的...

我与我的战马(散文)

  实在所谓的我的“战马”,就是一辆旧旧的摩托车,这篇文章我很早就想写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时间,今天,我在此为它写这篇散文......  第一次见到你,应该追搠到我小学四年级,那时我和怙恃一起在外面念书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