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min2周前信息270

家中有一盆漂亮的盆景。险要的山,温柔的水,青青的小草,白白的仙鹤,一切都那么美。可我总以为那小假山少了个伴儿,孤零零地。于是我总希望着有一天,两个小假山并排耸立着,那该多好!   奶奶又来给盆景换水了。我不大明确,奶奶这么老了,美学看法怎么还这么强呢!天天换水,珍惜得不得了。换完水,奶奶还和昔日一样坐在小凳子上,往窗外望着,口里还喃喃自语:“该回来了!”似乎在等人,奶奶到底盼着什么呢?   “笃笃笃”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我连忙去开门。门外站着一小我私家,高峻的身段,脸上显露出沧桑的履历,合身的西装,手中一个精巧的小皮箱。这人似乎在哪见到过。“你找谁?”我问。“叨教,xxxx是住这儿吗?”咦,他怎么知道奶奶的名字?这时,奶奶转过头来,和那人的视线碰着了一起,两小我私家都凝固成了塑像。好一会儿,那人才扑到奶奶脚下,“妈――”哭了起来。奶奶也抱住他的头,眼里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这是怎么回事?我疑惑了。这情景只在影戏、电视中见到过,没想到……两人哭了好半天,才止了下来。“京儿,快来见你大伯!”我走已往叫了一声“大伯――”,大伯爱抚地摸着我的头:“都长这么大了!”说着,又和奶奶叨开了?噢,原来他就是奶奶常说的失散在台湾的大伯呀!奶奶床前有他的照片,怪不得这么眼熟。终于盼回来了,奶奶欢腾得嘴都合不拢了。   虽说过年,家中有的是好鱼好肉,可大伯却总喜欢吃家乡的泡菜。除夕之夜,我问大伯:“大伯,大伯,台湾好吗?”“固然好啦,有阿里山,日月潭……”大伯一脸慈爱的笑,和气地说。“那您为什么还要回来呢?”大伯的笑消释了,脸上露出一种难以描述的心情,注视着远方。好一阵子,他才徐徐地说:“由于我爱这片土地,她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呀!”我似乎明确了一点什么,点了颔首。突然,他像想起了什么,快步从里间拿出了他的小皮箱。全家人的眼光一起盯着那皮箱。是呀,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呢?是台湾的特产?这时,大伯已经打开了小皮箱,从内里拿出一个精巧的小盒子,盒子里是什么?我屏住呼吸,睁大眼睛盯着大伯的手。锁打开了,“叭”盒子一下子弹开,我的心也随着一紧。盒子里是用天鹅绒包裹着的一团工具。什么工具这么名贵,竟然要云云保留?我心中越发疑惑了。大伯那双大手,此时更战战兢兢,只用拇指和食指掀开天鹅绒,可内里竟然另有一层包着。我重要得心都要跳出来,还不露庐山真面目?是什么?金银珠宝?可看巨细不像呀。再看看奶奶、爸爸、妈妈,也都凝思望着。终于,揭开了最后一层“面纱”。是什么?躺在大伯手中,受到那般庇护的,竟是一座小小的假山!奶奶的嘴唇哆嗦着,大伯的手也在抖着。“18年了!你还带着它?”奶奶激动地问。“这叫我怎么能丢下呢!”大伯三步并作两步把这个小小的假山放在谁人盆景中,接合得天衣无缝,另有一个小桥架在两山之间,像一个久离的孩子回到了母亲的身边。我明确奶奶为什么天天照管那盆景了。望着这愈发显得漂亮的盆景,大伯深有感伤地说:“是呀,原来不应离开的工具,确实是不应该离开呀!”这时爸爸抓起一盒鞭,挂在竹竿上,“噼叭――噼”响声震天。“当――当”新年的钟声又嘹亮地响起。屋中的人眼里都含着泪花,笑着,这鞭炮声、这钟声、这笑声,糅合在一起,何等幽美的旋律,何等激奋人心的一幕!   大伯探亲假期满了,回台湾去了。奶奶仍然天天为盆景换水,更珍惜了。我望着那离而复合的两座假山,它们相互依偎着,那么完整,那么协调,成了一个整体。看着,看着,模糊中,那架在两山之间的小桥一下子变大了,酿成了一座五彩的桥,飞架在台湾海峡上。我叫着,蹦跳着奔上去,大伯也向我奔来,一下子抱住我,转呀转呀,欢喜的笑声久久地回荡,回荡……   我盼着…… 

标签: 大伯奶奶

相关文章

我是喝甜水长大的

运气,对我来说,是那样惨苦无情。它一次次将我打垮,可我又一次次顽强地站起来,与运气抗衡。路,是那样崎岖不平,它一次次使我摔倒,可我却又一次次地爬起来,继续前进。儿时,不堪回首的往事,深深刺伤了我那颗幼...

三代人的故事

曾看过这样一幅漫画:父亲在批判年幼的儿子,爷爷在教训父亲,而儿子却骑在爷爷的背上……让人看了不禁会以为可笑。可笑过之后,仔细琢磨,便会意会到其中的寄义。在我们家,也有这样的一条“循环线”:我怕妈妈严...

院子里的葡萄树

院子里有一棵葡萄树,藤蔓曲折地缠在架上,很美很美。 去年七月的时间,葡萄成熟了,一串串缀在架上。梅天天都市站在似草屋的葡萄架下,恣意地品尝它的酸甜。一天,梅发现一串紫的晶莹欲滴的葡萄。她兴奋了,小心的...

今天,拿了生平第一笔人为,急急遽使赶到赆赀,买了一支护手霜 给奶奶。 奶奶的手很粗拙,像树皮似的。上面裂了好几道口子,深深的,一到冬天还会长冻疮,整只手肿得就像萝卜。 奶妈总爱用这双手抚摸我,轻轻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