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《她比烟花寂寞》有感

admin2个月前信息250

这部影戏虽有多个译名,但这一个最为精巧与贴切。她比烟花寥寂。浸透了一股凛冽与哀远的气息,直逼人心。一语道出灵魂的实质。

“13岁左右,我们去往一个黄金国家,琴博腊索山、科托帕克西山……牵着我的手,跨过奥利诺科河,越偏激热的卡拉哈里沙漠,横过南非的蛮荒草原,经由田野,回抵家园……”她们恣意奔跑在沙滩上,海风兴起裙衫。这是她们童年 时期的神秘。她看到将来的自己,落寞的站在斜阳中呢喃。于是转身抱住姐姐Hilary说,不要担忧,一切都市已往。镜头逐渐抬升,海滩上深情相拥的姐妹在视线中逐步凝成一个永恒的画面。


故事,就此开场。

生于音乐世家的杜普蕾姐妹,从小有着傲人的音乐先天。姐姐Hilary吹长笛。而她,拉大提琴。


在一次角逐中姐妹同时获奖后,姐姐Hilary兀自跑进角落。将一切的声誉,欢笑以及关注都让给了她。也许Hilary性格中简直有隐忍的元素,但我想,促使她甘于平庸的是她与生俱来的对妹妹无尽的宠溺与疼爱。而她对姐姐的依赖于追随亦云云强烈与执着,穷尽一生。

这让我不得不去想,悲剧的症结事实是她对大提琴的狂热,照旧对姐姐的深深眷恋?
长时间的专业训练后,她终于成为了名副实在的大提琴家。而Hilary放弃长笛,和心爱的男子归隐乡下,过起了悠然恬淡的田园生涯。


今后,她背着名贵的,名叫“大卫杜夫”的琴,最先奔向全球各地的演出。琴是在她第一次公然演出后,一位不留姓名的人送的。琴身被漆得通透光泽。忌过冷或过热。


生涯热闹而华美。而她的心里却无比寥寂而空旷。穿着火红的大衣,独自背着琴穿过银白色的俄罗斯街道。她奔向谁人融着家的味道的包裹。她将那把同样华美又寥寂的琴放在雪地中冻着,把家里洗过的衣服牢牢贴在皮肤上,沉甜睡去。


她对大提琴的爱恨,就这样交错出一生的悲喜。那让她瞬间暴发,又让她筋疲力竭的琴。

碰碎在地上的玻璃杯,折射出她的恐惧。病魔已悄然埋伏。而当她听到丈夫说,你不拉琴就不是Jackie时,只剩无望。就像姐姐曾经说的,没有大提琴支持着你,你一无一切。是的,只有这把琴从未让她失望过。


她想逃出这种心里无所依赖的生涯。跑到乡下,和姐姐住到了一起。却也因而打破了Hilary平静的生涯。


她想分享姐姐的一切。清闲的生涯方式,孩子,以及男子。在她心里,姐姐永远不会介意。


而她的想法并没有顺遂获得回应。


当她一起脱光衣服跑进灌木丛中,抱着受伤的双腿放声哭泣时。她只是单纯而愤慨的小兽,用荆棘在手腕上拼命的划着。她只想做爱。只想证实有人疼她。Hilary心疼得抱住她,再一次妥协。


短暂的欢爱事后,她依旧得不到想要的清静。于是,又背起大提琴,走出不愿属于她的生涯。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。


在光线中一直变幻的华美衣裙,以及她右手一直拉合的寥寂姿势,终于在某一天戛然而止。绝症阻断了她的音乐生涯。


当受尽病痛折磨和心灵攻击的她坐在轮椅上困难的打开留声机,凝望挂在前方空荡荡的演出服时。终于在自己拉走出的凄凉声音里失声痛哭。


那一刻,我是云云心疼这个孤寂的女人。


风雨交加的夜晚,Hilary专心灵感应到妹妹的灾难,连夜赶到她的床前。用她们童年时的咒语,抚慰住了右手疯狂的摇动,身体不住哆嗦,无法自控的她。


期待与希望许久的人拥着她寥寂的身躯。她已无力芬芳。曾于夜空中深邃处绽放,犹如一场炽烈耀眼的烟花。


不羁的眼神,无邪的笑容。在恒久的流离失所后,化作一地灰烬。


徒留一生精彩的外壳和寥寂的内核,给人万千的感伤和汹涌的疼痛……

标签: 姐姐大提琴

相关文章

生命中

  生掷中,我们总会遇见许多人。有些只是擦肩而过,有些则是耐劳铭心。  姐姐,你酿成了我生掷中最优美的回忆,虽没有那么耐劳铭心却足以让我铭刻。  姐姐,我似乎已习惯了有你的存在,你一时的离去与现实中来...

我有一个漂亮的姐姐 

我有一个美丽的姐姐,她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瓜子脸,小小的嘴巴,眉毛密密的特殊悦目。她今年十一岁了,胖乎乎的极度可爱,她很爱画画、看书。  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儿,玩的有七仙女、教师同砚,另有猫侠。猫侠游...

让这颗星更加地晶晶闪亮_奥运书信

亲爱的郭晶晶姐姐: 你好! 真欢腾今天能给你写信!你知道吗?晶晶姐姐,你可是我心中一颗最晶莹闪亮的星星,由于你是一名最精彩的跳水运发动。从1995起,你在全球杯女子10米跳台、3米跳板单人、双人角逐中...

蓝色的头花

  在姐姐生日那天,我送给她一个蓝色的头花,我想这配上姐姐的一头秀发,一定很美,而我天生是个短发族,由于我嫌长发贫苦,而且也不喜欢长发女生缠缱绻绵的性格。姐姐很欢腾,自打她生病这两年多她从没有这样欢腾...

我哭了

  每当我看着镜子里的眼睛时,我都市想到,那令我无法忘怀的已往。     我曾经失明过。       从小,我就拥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但却是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“睁眼瞎”       天啊!上苍为何对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