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爱叫淡

admin1个月前信息747

  有一种爱,不是那么轰轰烈烈,不是那么无微不至,也不是那么浓浓密密,只是那样淡,微甜的,暖暖的,芬芳的。――题记
  清早。
  街道两侧的路灯尚未熄灭。
  我低着头从一颗不著名的树下走过。突地,风起了,地上的树影婆娑,伴着树枝摇曳的“沙沙”声。看着树影漂浮,路灯黯淡的暖黄色光洒在树影周围及内里镂空处,我停下急忙的脚步,思绪也随着树影摇曳着……
  那是一个秋天的黄昏,我和阿默手挽着手穿过一排四序常青的不著名的树。阿默是和我在小学里玩得最好的女生,她很秀气,也文娴静静的,而我却是闹腾到不行的疯丫头。许多人都质疑过,你们俩一个娴静、一个粗线条,怎么会是最好的一对伙伴?然而我和阿默妹妹听到这些,总是会默契地相视一笑。
  “要期末考了,你温习好了吗?”阿默扭过头来问我。
  “好啦。”“那你准备上哪所中学?”我顿了顿,说:“上南外,我爸妈要求的。”随后是一段缄默沉静,我们谁也不语言,我知道,她懂的。
  依旧在走着,黄昏特有的夕阳黄洒在地上,树的影子显得有些突兀。我看着微暖的阳光照在阿默的侧脸,竟莫名地有股想哭的激动。
  时光飞逝,我们各自纷飞,去了差别的中学,然而电话也少了。我一直以为我和阿默的友情不会因中学、不会因距离而变质,可是,都说距离和时间是最恐怖的,生怕我才明确。一股酸涩知情溢至喉咙。
  可是我真的想阿默,想谁人温柔秀气的女子。再三犹豫后,拨通了推拿的手机号码。
  “喂,阿默,是我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最近过得好吗?”
  “好。”
  “可是我欠好,我很想你。”
  电话那头是缄默沉静。
  “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我一直以为公司的友情会恒久的。”我已经最先哽咽。
  电话那头的她叹了口吻,“我不给你打电话、不回你的短信实在是不期望打扰你,我知道你在南外的学习一定是很辛劳的……”
  泪水已决堤,这头的我已泣不成声。
  她到处为我着想然而我却嫌疑这份友情的质量。
  “我们……什么时间晤面?逛街也行的……”
  “明年吧,等明年寒假的时间,都不忙了,再晤面吧。”阿默的声音依旧软软的,暖暖的。
  “好,我们明年见。”
  明年再见,春暖花开。
  思绪扯回,才发现风停了,路灯也一盏一盏地熄灭。
  仰面望着天,想着阿默那张笑容,真的,只以为天亮了。
  有一种爱叫“淡”,左边三点水,右边两把火,“浅色”的“淡”,“清淡”的“淡”。

标签: 树影我和

相关文章

记熟悉的一个人―我的妈妈

我们家有一个很勤劳的人,那就是我的妈妈。每当,天未亮时,妈妈就起床做早饭。在楼上我就能闻到香馥馥的味道,我的口水都快要流到我的脖子上了。每当我午后下学回家,做完作业趴在窗口等妈妈时。总会远远地望见有...

时光 年华 过去

我一直坚信着,在我的全球里,幸福一半,悲痛一半,快乐一半,寥寂一半.当我站在幸福快乐的角度时,我遗忘了悲痛和寥寂;可当我站在悲痛寥寂的角度时,我亦忘了那些曾经属于我的幸福快乐. 我走过,途经,看过,...